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河口老井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公为你而哀——悼韩明达老师  

2009-09-21 19:41:04|  分类: 我的琐碎的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昨天,细雨蒙蒙,这恰似我们当时的心情,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,赶往利津县火化场参加韩明达老师的遗体告别仪式。雨水打湿了车前的玻璃,变得朦朦胧胧的,雨刷摆来摆去,发出“吱吱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  路上,我们谈起了韩老师。大部分同学都对韩老师有点陌生,只有我对韩老师十分熟悉。严格来说,他不是我们的授业老师,只是因为他是母校的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语文教师,所以我们都称他为老师。但,他曾经给我们代过两节课,上课的情景大部分同学都忘记了,但我一直记忆犹新。他上的是《记王忠肃公翱事》,那是一篇文言文,他朗诵课文很有特点,抑扬顿挫,一字一顿,“跪—白—公,公—大—怒”,那腔调,至今我都能学上来。我和韩老师的二儿是同学,关系很好,他长得十分白净,我叫他小白脸,由于这个原因,我对韩老师有更深的尊敬。

        大学毕业以后,我来到二中工作,韩老师是我们的教研组长,也是语文组的元老级人物,对我的要求十分严格,经常教育我,备课、写备课笔记、教态、板书,每个环节都指出我的不足,对我耐心地指导。那时候,整个语文组,只有我是最年轻的,其他都是老教师,我是这个办公室里唯一的活力,时不时把大学的一些新鲜东西带进来,我看出,他们虽然有点不屑的神情,但都在听。时间久了,和老教师的关系就融洽了,就时常开些玩笑。有一次,我拿着一本杂志,指着封面上极度暴露的麦当娜的照片说:“韩老师,你这个年龄看到这种画报,有什么感觉?”韩老师说:“感觉?什么感觉都没有,现在光想着孩子了,哪有功夫想那些?”那时候,评价老师有一个软指标,叫“能坐得住”,有时候没有课,也要坐在办公室里,乏味的很,于是,我总是找点乐子逗逗韩老师。那时候,二中操场前有一个教工厕所,我指着说:“哎,韩老师,你看,一个女的进了男教工厕所了!”因为大部分老教师都是近视眼,听到我的话后,纷纷拿出眼镜,伏在窗子上向前看,看了一会儿,都肯定地说:“不对,是男厕所。”我就笑了,他们也都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现在,我却要去参加他的葬礼。

         韩老师走得很突然。之前听说过他被栓过一次,所以生活上很注意,每天早晨与黄昏,你都会看到一个银发飘飘的老人在散步,那就是韩老师。去世的前一天,很多人还看到他在散步。听说是背了肺炎的亏,肺与心脏都严重受损,老人无痛而逝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火化场,先看到有很多的车辆,之后是很多的人,我也见到了很多熟悉的人,其中有很多老人,都是二中的老教师,我赶上去和他们握手,他们还都认得我,感情感受就在手间传递。韩老师的遗体就放在水晶棺里,白色的脸上擦了些红粉,像活着一样。我们几个同学先到灵前鞠了三躬,我说:“韩老师不幸去世,我们倍感伤痛,仅能以鞠躬向老师表达最沉痛的哀悼。”之后,我们默默地退出,来到角门旁,迎接前来吊唁的人。

       回到县城,许多同学聚在一起,高高地端起酒杯,用酒来祭奠韩老师的灵魂,愿他一路走好,在天之灵安息。伏惟尚飨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年9月21日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