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河口老井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“闰土”兄弟来了  

2009-09-07 11:09:46|  分类: 往事如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打、接了无数的电话,也没有前天下午的一个电话让我吃惊,小时候的一个玩伴,大名好像是叫安清华,小名那是一辈子也忘不了,叫“八八”,20多年一直没有任何联系,却突然给我打来电话,并且要来我这里玩玩。我是从来不以世俗之情来揣测我的老朋友的,虽然我们没有联系,但只要回到老家,或听到一个名字,或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,我都会浮现出老朋友的影子,也就是说,我的心里一直装着儿时的那份感情。所以,听到他要来,我心里有了一些激动与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 八八是我小时候几个最好的玩伴之一,他吸引我的是他的一些巧话,那都是从大人那里学来的,但对我来说是那样的新鲜有趣,比如间高粱苗的时候,他会说“老鸹大絮窝——一步留三棵”的农谚,还有一些“四大硬”等类的涉黄的俗语。他还有一个特长,那就是对“三国”很熟悉,动不动就用三国的人物来说事啦理,那时候,我们还没有钱买书,许多关于三国的故事都是从他嘴里知道的。但他的命运一直不太好,小时候家贫,兄弟又多,婚姻就搁下了,等条件好转了,年龄又大了,起初还一门心思要找个黄花闺女,之后是不带小孩的二婚也可以,到现在是带小孩也行了,但至今还是单身,都43岁了,是村里的老光棍,据说因为这个原因,村里的人都愿意雇他干活,单身利落,而他也总是独来独往,怕见人似的,现在何以要到我这里来呢?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刚过九点,刚开机,我就听到手机铃响,一看是他,心里想,是不是变卦了呢?心里就有点失落。谁知他告诉我说已经到了北岭了,我就嘱咐他一到县城,看到路中央有个大马的雕塑,在那里下车,我去接他。大约半个小时,他就到了,我匆匆下楼,推开地下室的门,才看到妻子把摩托车骑走了,我只好下步走,正好在同学的门头附近见到了他。他手里提着一箱酒,穿着半新不旧的衣服,外面的衣服散着纽扣,走路还是有些晃,见到我很是高兴,我们握了握手,便把他领到同学的门头上。同学给他点上烟,他熟练地吸了起来。他的话很少,只是听着我们两人说,只有我们问他时,他才说,他说话很有特点,要么是一板正经,要么就自己笑起来,笑的时候,眼睛眯成一条缝,皱纹堆积着,露出一口白牙,口里发出“嘻嘻”的声音,但“嘻嘻”过后,就立刻沉默下来,让人感觉到他的笑也就是一个习惯,和笑的内容没有多少关系。其间,同学还和他续了齿,结果是他大,属羊的,二月的生日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直等到11点多,我们出门去吃饭,我又喊上另一位同学做陪客,四人才成席嘛。到了小天鹅,因为他吸烟,我给他要了一包琥珀王,他说我有,并伸手到口袋里去掏,被我制止了。我们吃的是火锅,其间我不住地给他夹菜,但他吃的很少,话也不多。他说自己近期看中了一个女的,也是40多岁,泰安人,刚离了婚,本来都快成了,结果又有一个人提亲,那个人是社会上的老油子,是沾化的,沾化的人嘴头子甜,他怕争不过那个人,问我怎么办。我就说,你该和那个女的开诚布公地谈谈,谈谈你的优势,你对她的真心,和将来结婚后你的表现,一定要真诚,不要虚头八脑的,你们都这么大岁了,不要来虚的,成就成,不成就拉倒,你们都耽误不起。他就说,那个女的不肯出来,我就说,那是人家不相信你,你可以找个媒人,正儿八经地见个面。之后,我们按程序喝酒,一杯子下肚之后,我们同学三个谈的五花八门,从新疆的打针事件,到陈庄的“八八”事件,又加上吃的火锅,雾气腾腾,看起来热闹非凡,而他总是坐在那里闷着。我们开始和他表示酒,他来者不拒,下酒较深,我连忙催他多吃菜。他抽烟很凶,基本没有间断。由于是中午,大家都不想多喝,两杯子多一点就都不喝了,他也没有提出异议。我就说,晚上还有一个刁口的弟兄要来,劝他留下来,晚上住下,明天再跟着刁口的弟兄回家,他不肯,说家里很忙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我们往回走,又到了同学的门头,他执意要走,我苦留不住。我把他带来的一箱酒又给他带上,说你能到我这里来,我就很高兴了,酒就权当我给老人买的,你带回去吧。他死活不干,但奈不住我们两人的意思,就收了。于是我送他都车站,路上我祝愿他早日找上对象,成婚之日我一定回家给他恭贺,他高兴地答应了。到了车站,正好有到河口的车,我给他买上车票,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 大约一个小时,他打来电话,说到家了,并说再回老家,一定要告诉他。

       同学说,他是来借钱的,20年不来往,不可能就为了找媳妇让你参谋这么简单,一定是有困难,我们一直在场,他没有好意思说。我说,不可能,有一次我回老家,路上碰到过他一次,我问了他的情况,谈了一会儿,也许就是那次见面,引起了他对过去的回忆,想来叙叙旧。但不管怎样,我们永远是兄弟,这是谁也不能怀疑的事实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