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河口老井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家的老马  

2010-01-20 16:59:37|  分类: 往事如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生产责任制后,我家分了一匹老马,小叔家分了一辆车,正好成了一挂。这匹老马浑身棕色,没有一根杂毛,身量很大,看起来很威猛,只可惜老了,九寸口了。但它的食量依然很大,吃起草来风卷残云般,我和小叔铡上一下午的草,才够它吃三四天的,能吃却没力气干活,这样的马被称作“草包”。现在想来并不是它的错,人说“马不得夜草不肥”,其实有夜草也不一定肥,还得有料,但那时候人尚且勉强填饱肚子,那里有料给它吃呢?

       放马河沟成了我少年时期最快乐的事情。早晨,随着太阳的升起,伙伴们齐在村头集合,有骑牛的,有骑骡子的,有骑毛驴的,我骑地是我的老马。大家比赛谁骑得快,一直跑到河沟里。然后,让马在河沟里自由自在地吃草,我们则在沟岸边的沙土地里翻滚嬉戏。傍中午,打上一袋子马草,垫在马背上,舒舒服服地骑马回家了。记得刚开始骑马的时候,老马很不乐意,一个蹶子就把我掀翻在地。想来它感到自己的任务是拉车犁地,对这额外的负担概不认账。但他并没有趁机逃走,更没有因不胜怒而蹄之,而是站在我的身旁,喷着响鼻等着我。之后,我又骑到它身上,也许看到我很坚决,它就没有再做无谓的反抗。三四年的幸福生活就在老马背上度过了,以致我都不愿意再上学了。

        老马很有灵性。有一次,我和伙伴们比赛,在越过一条小沟的时候,不小心从马背上掉了下来,当时我很害怕,生怕被马踩着。谁知,老马猛然原地急停,没有再向前走一步,并扭过头来看着我。一直等着我从地上爬了起来,找了一个斜坡,又跨到马上,它才稳稳地前行。

       小叔生来乐于助人,老马便陪着他为东家干完又干西家,又加上老实本分,老马在村中的“马缘”甚好,一直深得村中男女老幼的喜好。后来,老马生了病,开了刀。养好后食量大减,力气也很不济,下洼三十多里地来回很吃力,小叔就想把它卖掉。我哭了一夜,哀求小叔,但第二天还是卖了。也许是为了安慰我,小叔说卖的人是娘俩,家里有一辆地派车,她们不会难为老马,老马要享福了,我也就盼着都是真的。卖的钱,又添上些,买了一个骡子。于是我又骑上了骡子,但心里一直没有放下老马,总感到和骡子没有和老马那么亲近。

      之后半年多,有一天,我正在马棚里和小叔铡草,猛然听到一阵马的响鼻声,抬头看时,看到了老马。它浑身瘦骨嶙峋,毛很长,拖着半截缰绳,鼻子里喷着热气,冲着我和小叔叫了几声。我立刻赶上前,搂着它的脖子,把脸靠在它的脸上。老马看起来很高兴,任由我搂着它。小叔说,马溜缰了,一会儿人家就会找来。我不相信,说只要我们不说,没人知道老马在这里。不久,卖主就找来了,也不管我死哭死闹,他们还是把老马牵走了。我看到老马很不愿意走,一直梗着脖子向后拽,他们就狠狠地抽了几鞭子。我心如刀绞,那鞭子就像是抽在我的心上。

       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我的老马,只有在梦中几次相会,醒来却是满眼的泪痕。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4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