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河口老井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威海四日行之第一天  

2016-08-31 16:46:53|  分类: 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要说一个五十的山东男人还没有到过威海,可能谁也不相信,但这是事实,作证的便是我自己,好在这个愿望就在这个假期实现了。干兄弟说他的战友在威海,约他去玩,让我伴他。我正闲得发霉,一听威海,心花怒放,欣然前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天

跟车,一个同事的儿子在威海,搭顺风车正好,但四人才成局,于是开始找第四人。艳阳高照,朗朗乾坤,竟然没有人相随,那么好的地方,这么好的机会,竟然无人相随,真真怪哉。恰好干兄弟小区里有一老哥之子也在威海,愿意跟随,于是,一行五人在7月28日这个吉利日记里出发。同事开车,其妻坐副驾驶,我和干兄弟以及那位老兄坐在后面。老兄身材瘦小,自愿坐在中间。上高速,直奔威海。期间在两个服务区暂停,用了早餐,20元一碗混沌,吃得混混沌沌,算是填饱肚子。如今,服务区里的东西依然价格惊人,不如火车那么变通了。

中午12点左右,到了威海。威海风景秀丽,小巧玲珑,而且这里的气候凉爽,沿海城市,“凉”容易,“爽”很难,气候湿润,必然潮湿,潮气不离身,何爽之有?但威海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,既凉且爽,所以,威海曾经被评为“世界十大宜居城市”之一。青岛虽好,但潮湿,与威海相比,这点上逊色不少。威海三面环山,山皆为青山,这里林木葱茏,一个绿色的城市。

干兄弟的朋友已经安好了旅馆,风景秀丽、环境宜人的七星楼。我建议先到旅馆,住宿好了,再出来吃点饭。可随同的老兄一再说,他的儿子已经安排好午饭。我就说,不能麻烦孩子们,孩子们也不容易,老哥说,他的儿子已经四十左右了。在他的坚持下,我们只好前去一个港口边,老兄的儿子正在那里等我们。很快,见到了老兄的儿子,白白胖胖,保养不错,一看就知道是白领。我们提议随便吃点,但老兄的儿子说,已经安排好,于是他在前,我们在后,又行驶了一段时间,汽车停在一座大楼前。这是一个叫“蓝天”的大酒店,有是多层高,来到七楼,进了房间,走到窗子前,一看,才知道这是一座临海的大酒店,前面就是大海,因为建在高处,下面虽隔着一段距离,但看起来就像是在海边,远处有一个岛子,老兄的儿子告诉我,那就是刘公岛。要不是视野中有一栋楼切割,这个酒店就算是地地道道的紧邻大海了。

一看这个地理位置,我知道这个酒店档次就不低,我客气了一下,老哥的儿子说没什么,让我点酒。我看了看,酒单上的酒都很贵,只有一种叫“文登学”的,是当地酒,比较便宜,就点这个,老兄的儿子不以为然,说档次太低,于是他自作主张点了两瓶泸州老窖,每瓶售价288元,让我好不忍心。谁知,这只是一个序曲,接下来的一道道菜,让我眼花缭乱。海黑鱼、扇贝、竹节虾、海参、海胆、海蜇、海鲜炒毛血旺、鱼子酱、琵琶虾等等,目不暇接,真是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。期间,谈笑风生,甚是高兴,不小心就喝了两杯酒。

之后,我们回到七星楼。这座楼是一个军队招待所,如今看来,档次不高,但说起这个地方,却是声名远扬,这里就是当年德国占领时的海军指挥部。这里地理位置很好,靠山面海,远望刘公岛。招待所的南面就是一个海湾,叫半月湾,是一个自然的海水浴场。坐在招待所的栏杆处,四处林木葱葱,西北两面山峰环绕,南东两面环海。到了下午,浴场里人头攒动。由于中午用了酒,也没有了四处转转的兴致,只在七星楼附近转了转。到了下午5点左右,我干兄弟的战友来了,陪我们一起吃晚饭。

威海是个半岛,这里的路崎岖高低不平,均是随山就势,初来的人往往会迷路,且掉向,我就是后者。路很窄,大部分的路都是两个车道,一旦一侧停了车,另一侧就不能停车了。这个被我们称为“王班长”的朋友,不太善言辞,但看出是一个忠厚之人。一路上我们谈了不少,干兄弟和老班长谈了一些过去的事。弯弯曲曲,走了不少路,我们才到目的地,在这里,有一个班长的战友等着我们。老班长说,吃点小吃,吃点特色吧。我说很好。

这里有很多的朝鲜族人,朝鲜族很多人在这里开店设铺,今天我们就餐的地方就是朝鲜族的,他们都称为“鲜族”。店面很小,顾客很多,沿街有不少同类的餐馆。我们吃的正是朝鲜族有名的“狗肉火锅”。起初我是有些犹豫的,一是吃狗肉总感到有些不忍,二是不知狗肉是否纯正。两杯酒下肚,也就没有了顾忌,火锅正是最热闹的表达,四个人兴致勃勃,吃了不少。狗肉没有什么新奇的,主要还是一些佐料。有一种佐料叫“秘制调料”,非常出味,既可以蘸着吃,又可以放进火锅里吃。还有一种叫苏子叶粉的佐料,比花椒有味得多。饮品则是大麦茶。这里店小便宜,四人一顿吃下来,才花了260多元。我悄悄地问朋友,这里的人哪一个是朝鲜族的。朋友笑着说,没有一个是朝鲜族的,能靠近东北朝鲜族住的人就算是根正苗红了。我也笑了。

回到招待所,兴奋未减,弟兄两人一直谈到很晚才睡觉。一晚无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