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河口老井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太原行之四 笑声回荡平遥古城  

2017-09-06 10:36:14|  分类: 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来到平遥古城小南门口,我们都改变了样子,一人头上多了一顶写着“平遥古城”的草帽,有了草帽的点缀,我们好像换了一个人,心情顿时好了起来,纷纷和古城合影留念。一进古城,就被电瓶车主包围了,我们冲出重围,来到熙熙攘攘的平遥古城街道上。通票上有许多景点,遍布整个古城,那样走下来,一天也完不成,于是我们简选了几个喜欢的景点,算是以点带面领略这座明清古城吧。至于那些数不清的商店与琳琅满目的商品,则一概忽略了。

先到的古县衙,这是我们最感兴趣的景点。先进入平遥县衙的仪门,两边有两只石狮子,显得非常威武。两旁有两扇小门,右边叫人门,左边叫鬼门,所谓鬼门就是死刑犯走的门。衙门的台阶很高,预示不是随便进入的地方。进门一个宽敞的院子,是收税纳粮的地方,东西两溜房子,各有六间,寓意六六大顺,是钱粮师爷的办公室和仓库。西面连着一个小门,连着监狱。先是几间平房,那是狱吏所住的地方,再往里,就是监狱。监狱分为男监与女监,没有很大的区别,女监多了一张床。还有死囚牢,和一般监狱不同,一般监狱有门有窗,死囚牢有门无窗,只有一个送食物、运大小溺的小洞,所谓“暗无天日”。这里的墙都是青砖砌的,厚达八十公分左右,想破墙逃狱,没有狱吏帮忙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里面陈设着一些古代的刑具,像是板子、夹棍、木驴等。向北有一个小门,通着县衙的正堂,像是县太爷把罪犯发落以后,由此门押入大牢。正堂是县太爷公开办公的地方,是办理案件主要的地方,也成大堂,后面还有二堂,审理一些不便公开的案件,还有三堂,再后面就是县太爷居住的地方。

来到正堂。正堂中间是一张长条几,上面放着文房四宝,签筒,还有惊堂木。两边是衙役们站班的地方,墙边是一些架子,挂着刀枪剑戟等兵器,顺着一些水火棍和板子。打板子是有讲究的,用了钱,就用板面打,打起来“啪啪”地响,但不疼。不用情就用板子的楞击打,一板下去,立刻皮开肉绽。后面高悬匾额“明镜高悬”,下面是海上日出图。显得威严庄重。

朋友老徐很幽默,穿起了县官的服装,满脸的笑容,颤颤巍巍地走向大堂。我配合着喊了一声:“升堂!”老徐笑得更厉害了,像是好不容易初次当上县太爷的感觉。他坐到高座上,用手一拍桌子,猛然说了一句:“把王立业带上来!”我也笑了。王立业是我们的一个朋友,平时经常在一起开玩笑,老徐竟然张口就是他。我马上应景说:“喳!王立业带到。”我一再提醒老徐说话,老徐没有准备好,不知说什么好,只是傻笑。我说:“你问王立业犯了什么罪,是不是嫖宿妇女。”老徐马上说道:“你为何抢抢美女?”我又提醒,该怎样处罚。老徐大声说:“拉下去,狠狠地打二十大板!”随后,他扔下几个签字。我则“喳!”一声符合着。之后,我们一起都笑了。

过了大堂就是二堂,也叫“思补堂”,处理民事纠纷的。之后,是内堂,知县休息生活的地方,有时也会审理一些秘密案件,所以又称三堂。

之后,我们参观了被称为“天下第一号”的日升昌票号,也就是最大的银行,创立者为雷履泰。“日升昌”的意思是“如日出生,繁荣昌盛”的意思,竖起的牌匾更是有意思,是“日日升日日”。我们感兴趣的是他的金库,其实就在会客室里,一个看似平常的灰炕,打开一个盖子,就是一个地下银库。真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当然要说金库,还是协同庆的金库宏大。金库为地下金库,深五米,隐藏在几间房子之下。在房子的一旁有一个秘密入口,仅容一人出入,先是一道大门,进了门有些生活设施及摆设,为看守库门人生活的地方,之后,走过拱形的走廊,又是一扇门,门口很低,需弓腰而入,这里面才是放金子的地方,东西南北四个金库,都有铁栅栏隔着。当年协同庆富甲一方,就是朝廷也经常向他借钱。有慈禧太后的口谕是这样说的:“一个协同庆票号,筹款支差比得上山西藩司,也快比得上我大清户部了,余后应予嘉叙。大清光绪二十六年闰八月初九日。”当然,像这样出名的肥羊也不是什么好事,之后,战争、借款、赖账,使协同庆慢慢地失去了往日的辉煌。

向前走,看到一个大大的“镖”字,这就是有名的中国镖局。还有文庙,城隍庙等庙宇,各地都有,不一一叙述了。

古城很大,门也很多,比如有南门,还有一个小南门,结果是我和老徐从南门出,妻子与闺蜜小南门出,接不上头了,费了一些周折才得聚在一起。兴尽而归。

晚上,妻子的闺蜜和她的丈夫与我们共餐,杯盘满桌,珍馐罗列,主客举酒,相聚甚欢。我和老徐都是酒客,来而不拒,主人又甚热情,一直喝到我口出乱言为止,妻子转述说,你举起酒这样说,“山西,榆次,海拔700多米,在这里举酒,幸甚幸甚!”我说,这怎么是胡言?这不是我的心声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